中国国家公园及自然保护地

|
 • 当前位置:
     自然保护区 Recommend 

Nrchina.org

【保护区人物】坚守可可西里 保护人间净土
来源: | 作者:董得红 | 发布时间: 2018-01-05 | 2185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7年3月9日的《中国绿色时报》刊发了一条令人瞩目的消息:“瞩目森林中国 点赞生态英雄”。消息称“2016森林中国·寻找中国生态英雄”遴选结果揭晓。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生态英雄!”消息的下方介绍了9位中国生态英雄的典型事迹和照片。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布周排在第一位,介绍他的英雄事迹的只有353个字。怀着激动的心情,把整版消息用手机照下来发给了远在可可西里的布周,再拨通电话对他祝贺。布周对消息显得很平淡,也许他在消息登报前就已得到评委通知,也许他把如此高的荣誉看得很淡,也可能他的精力集中在最近要开展的春季巡山行动上。打完电话我静下心来端详起那三段文字。透过简洁凝练的文字,布周在可可西里的诸多镜头浮现在眼前。



       2011年年底因工作需要,我从从事了28年的省林业调查规划院调到省野生动植物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主持工作。有一天办公室走进一位个头不高,却显得虎头虎脑的中年人,从肤色上一看就知道来自牧区的藏族。通过攀谈知道来者是现任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局长布周。从此布周成为我办公室的常客,可可西里那片世人关注的青藏高原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藏羚羊的家园,成为我最牵挂的地方,与布周也就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了解。几年来关于布周带领可可西里人艰辛地守护“最后的人间净土”的感人事迹也不断地在自己案前出现,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人画面也时常浮现在脑海。



       “2016森林中国·寻找中国生态英雄”中介绍布周英雄事迹的353个字是:“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作为土生土长的青海玉树州少数民族干部,他与这方热土和各族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多年来,他舍小家为大家,远离家乡和亲人,来到格尔木市工作,不负人民的信任和重托,用行动诠释着对可可西里生态保护事业的满腔热情。



       在常年的一线工作中,他与同事的足迹遍及保护区腹地各个角落,不仅要同盗猎、盗采团伙作斗争,还要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恶劣自然环境,更经历了与藏羚羊同呼吸共命运的情感磨练。在他的带领下,全局干部职工励精图治、顽强拼搏,不断创造出喜人的成绩,使可可西里成为名副其实的“野生动物王国”,也成为青海省和玉树州的“生态名片”。

       “选择了生态保护这个职业,就选择了忠诚;选择了忠诚,就选择了使命和责任。”在高寒缺氧、环境恶劣的可可西里,他依然以爱心和责任谱写着可可西里生态文明的赞歌。”

       透过这些简短的文字,我们一起寻找布周和他的队员们常年累月走过可可西里的痕迹。




担当责任,踏上艰辛守护之路

 这里是人类最后的净土,世界还保留着最初的样子。在那里,你踩下的每个脚印,都可能是地球诞生以来人类留下的第一个脚印。在那里,时光仿佛都冻结了,世界还保留着最初的样子。在那亘古的宁静中,深藏着怎样的生命密码?

      为什么一代又一代人甘愿为那片荒野付出鲜血乃至生命,默默坚守,执着探索?

      可可西里位于青藏高原的东北部,青海省西南部,平均海拔5000米,被称为世界“第三极”。高寒缺氧,淡水稀少,环境险恶,令人望而生畏,是中国四大无人区之一。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是我国目前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丰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被誉为高原野生动物基因库,也是我国第一个为保护藏羚羊而设置的自然保护区。




       自1995年成立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1997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来,一群群热血男儿前赴后继,走进可可西里,走进用汗水和生命捍卫可可西里精灵的行列。22年来管理和巡护队员换了一茬又一茬,领导也换了一任又一任。2011年 ,47 岁的布周接任了新一任局长,从出生成长和工作的玉树州府所在地玉树市来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可可西里。可可西里在地域上属于玉树藏族自治州的治多县和曲麻莱县,可那里是无人区,没有道路,没有居民,只有青藏公路从保护区东边穿过。从玉树州去可可西里,只有绕道到海西州格尔木市,通过青藏公路才能到达,那段路距自己出生和工作的地方,距自己的家相隔千里。接任局长,不是简单的岗位交流和调任,而是接任了责任,接任了担当,更接任了艰辛。新的工作岗位,不但环境艰苦,而且时常与持枪的盗猎分子以命相搏。

       保护区日常的工作依然是组织开展巡山,防止保护区内盗猎、盗采等非法活动发生。保护区每年组织开展高密度、高频率、密集型的大型专项巡山行动不少于12次。保护区内除出现非法盗猎者外,近年来非法采金等盗采活动有上升趋势。




       在数万平方公里的无人区,要防止非法盗猎和盗采活动出现,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人工巡护。在可可西里腹地巡护是一件很辛苦、也很危险的事。布周作为局长并兼任森林公安局政委,在安排全局工作时他是局长,在巡山活动中他是一位警察,每次巡山都是身先士卒,碰见盗采分子总是冲在最前面,显示出一个森林公安民警临危不惧、刚毅坚挺的英雄气概。


       2014年9月12日,管理局安排7名主力巡山队员,从保护区北面的阿尔金山区域进入可可西里腹地开展专项巡山行动,由于辖区内突降大雪被围困,导致巡山行程异常艰难,再加上沿途的沼泽、泥潭、高强度的施救作业、食物短缺等困难影响,导致体力严重透支,但在布周的悉心指挥下,巡山队员依然克服艰难险阻,并在管理局救援组的帮助下,历经16天的艰难跋涉,圆满完成巡山任务并安全返回。

在布周安排指导带领下,可可西里人创下了48天深入无人区巡山反盗猎的人类身体极限的纪录,更有连续追击46天一举剿灭三股盗猎团伙的壮举。

       经过全局工作人员爬冰卧雪、风餐露宿、艰苦卓绝的执法打击和保护,使盗猎藏羚羊案件逐年下降。2006年以后在保护区内再也没有听到盗猎的枪声,藏羚羊种群得到了拯救和稳定恢复。据监测统计,可可西里保护区境内及周边地区藏羚羊种群数量已达到6万多只,比盗猎活动最为猖獗的上世纪90年代增加了4万多只。仅2013年,在卓乃湖畔产仔的母藏羚羊种群数量达到3.5万多只。现如今,可可西里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动物王国”, 种群得到恢复的不仅是藏羚羊,狼多了,熊也多了,还有雪豹。野生动物平静而悠闲地繁衍生息,青藏公路沿线随时都可以看到藏羚羊及其他野生动物采食、嬉戏、活动的场景,成为了青藏线上的一道靓丽风景。

       布周到可可西里的时间,正是野生动物得到恢复的时期,青藏公路沿线随时看到的藏羚羊等野生动物,还有日渐兴起的自驾游和徒步旅游,给保护区管理工作增加了新的任务。布周适时调整保护管理计划,除每年组织开展10多次的大规模专项巡山行动外,还安排基层保护站巡线400次以上。许多游客看到路两边草地上觅食的藏羚羊,边停车照相,兴奋地追逐藏羚羊。队员们几乎每天要到藏羚羊出现多的公路沿线劝阻游客。每隔两三天沿青藏线巡护一遍,寻找穿越者的车辙,发现后进行教育并劝离。队员们最担心公路堵车,一堵就是20多公里,有些车会驶下公路走偏道,轧坏草场。




调整思路,迈上科学保护之路

        布周来到可可西里时,自然保护区已成立十六年。经过多年的巡护和打击非法盗猎盗采活动,大规模盗猎的枪声已经远去,非法盗采盗挖的现象也得到初步遏制,摆在布周面前的任务是将保护区的中心工作从单纯的藏羚羊保护,向荒原生态系统、湿地生态系统、数字化保护的考察、研究、保护与管理转移。

       摸清家底是科学决策的基础。几年来,在有关部门的支持和帮助下,布周积极与国家科研院校沟通,得到他们的支持与帮助。保护区经常对外宣称称:可可西里是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的基因库。一般生物多样性包含生物种类的多样性、基因的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的多样性三个层次。就可可西里而言,大部分人只知道这里是藏羚羊、野牦牛、雪豹、藏野驴、藏原羚、棕熊等珍稀濒危物种的家园,而不知道那里还有许多其它草原上看不到的植物。由于特殊的高寒缺氧环境,造就了独特的野生植物群落。队员们巡山时走在夏日和秋日的草原上,看到许多紧贴在地面的草开着艳丽的花,却都叫不出名字。海拔越高的地方,植物生长越艰难,越艰难的地方生长的植物生命力越顽强。队员们多想把这些天天伴随藏羚羊、伴随巡山队员的低矮而顽强的花草宣传出去,让世人知道长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的花草,可没人知道它们的中文名,因是无人区,有些花草连藏语名字都没有。布周盼望着能够有机会开展一次全面的资源调查,摸清家底。




       机会终于来了。2014年11月,可可西里正式启动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作为申遗的基础工作,2015年5月,保护区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资源调查工作启动。这次调查对保护区境内的生物多样性、地理地质、水文气象等资源的存量及分布状况进行核查和全面评估,为可可西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提供数据支持,也为保护区开展科学研究提供第一手资料。资源调查队伍由来自北京大学、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青海广播电视台、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等单位的40多位专家组成。

       搞好后勤保障工作,鼎力支持资源调查工作是全面查清家底的保证。5月8日,资源调查工作全面启动,布周提前安排做好详细的后勤保障方案,派出13名富有经验的业务骨干,在为期20天、行程近3000公里的资源调查路途中,面对风雪天气、严重陷车、高寒缺氧等困难,工作人员靠信念和毅力的支撑,竭尽全力克服种种困难,为资源调查提供安全的后勤保障工作,确保了科考工作顺利完成。

       通过这次全面的资源调查,对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自然环境、气候条件和资源价值,景观、地球及生命系统演化史和生物多样性等资源状况有了较全面的掌握;对保护区内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藏原羚、盘羊、棕熊、狼、旱獭等主要动物的分布状况、活动习性和藏羚羊迁徙路线有了第一手资料;对保护区分布的植物有了一次较全面的掌握:对保护区不同地区的有关地质灾害、水文、气象等环境因子监测站点建设现状和数据采集、使用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为申遗和编制保护区保护管理规划打下了坚实基础。

       建立智慧化保护区,实现天地空一体化遥感监管体系是布周到可可西里后想做的第一件大事。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4.5万平方公里广袤的无人区,一年大部分时间天寒地冻、风雪弥漫。保护区靠队员透支的体力进行巡护,步步泥淖、处处河流沼泽,每次巡山都是一次生与死的较量。布周一直在考虑保护区的巡护和管理尽快向数字化、智能化和天地空一体化动态监测体系发展,用现代科学技术与人力实地巡护相结合,减少野外巡护工作量,提高巡护管理水平。他利用省领导到保护区视察工作等机会向省领导反映无人区人工巡护的艰辛和建立天地空一体化动态监管系统的必要性,得到省领导和省财政部门的大力支持,将保护区天地空一体化监管平台项目建设纳入省财政投资计划并拨付资金进行实施,委托北京林业大学编制了天地空一体化监管系统规划。规划通过专家评审和主管部门审批后,已进入实施阶段。


凭借东风,步入保护新常态

2017年7月7日下午13时,在波兰举行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可可西里经世界遗产委员会一致同意,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是我国面积最大,也是青藏高原第一个世界自然遗产。消息传到可可西里,布周和队员们都激动的流泪了,大家在管理局大院里燃放鞭炮,跳起了欢快的锅庄。

       为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布周带领全局职工奋斗了三年。不仅仅是三年,而是二十多年,是几代可可西里人前赴后继、艰苦卓绝努力的结果!申遗成功是因为可可西里具备两项申遗条件:一是顶级自然现象或者具有绝佳自然美景和美学价值的地区;二是最重要的在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自然栖息地,包括从科学和保护角度看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濒危物种栖息地。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认为,可可西里符合自然遗产的这两项标准,并具有较高的完整性、真实性,保护管理整体状况良好,所以可可西里成功入列。也就是说,可可西里申遗的成功不仅是因为它独有的自然环境,也是因为成功的生态保护。可可西里能保持原始的生态和生物多样性,并不容易。




       就在20世纪八十年代末,藏羚羊身上被称作“沙图什”、被世界纺织业认定为“纤维之王”的藏羚羊绒,给藏羚羊带来了杀身之祸,重100克的一条沙图什披肩,在南亚、中亚和欧美国家市场的售价竟达到了5万美元,。受到高额利润驱使,不法分子盗猎藏羚羊的行径愈演愈烈,三只藏羚羊生命代价换来一条披肩,那是一条血淋淋的披肩。到20世纪九十年代初时可可西里藏羚羊种群数量由数十万   只锐减到不足2万只,这也使可可西里脆弱的高寒荒漠和高原湿地生态系统遭到了严重破坏。

       二十多年来,在这片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高原上,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一代又一代守护者,用生命守护着这片神奇的土地,让这里再也没有听到过盗猎的枪声。每年,可可西里的巡山队员都会组织大规模专项巡山行动10多次 ,全年不间断巡护、在重点区域设卡,与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等保护区建立保护联盟,实现跨省区协作保护。2016年,正式成立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 作为长江源头的可可西里保护区,被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并成立长江源园区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布周肩上又多了一个职务。




       保护区成立20多年了,一直没有网络通信。当今社会,在每一个人的生活中,互联网犹如空气、水、食物和住所等基本生存资源一样重要。布周考虑的第二件大事就是尽快让网路走进可可西里。

       他同样紧紧抓住国家公园建设和申遗的机会,积极呼吁,鼎力支持。  2017年8月29日,索南达杰保护站卫星通信固定站正式启用,彻底告别了可可西里没有网络通信的历史,成为中国四大无人区中首个接入互联网的地区。卫星固定站的启用,实现了保护站内覆盖宽带通信网络WiFi,站内及周边约500米半径范围内基础移动通信、互联网访问、视频监控、卫星电视等功能,巡山队员或志愿者等可随时与外界进行互联网通信,动植物保护工作的相关信息、数据、视频将可以实时进行传输。

       索南达杰保护站的网络开通了,布周又谋划着整个可可西里网络的开通。卓乃湖、五道梁等其他4个保护站,以及保护区各个进出关口和主要观测点建成卫星通信固定站的计划已纳入保护区的议事日程。不久,各保护站将全面实现内外互联互通,为巡山队员反盗猎、反非法穿越、救援、动植物的监测、环境监测等日常工作提供更多便利及科技支撑。

       而今迈步从头越。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成立和申遗成功,可可西里的关注度在不断提高,布周肩上的担子更重,责任更大。他知道,可可西里要永远保持原真性、独特性、整体性和高价值性,保护工作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特别鸣谢

青海省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整理编辑

新锐先锋国际文化发展中心 乔子豪